金沙官网 > 金沙通讯 > 超频三高管密集减持,同比下降8

原标题:超频三高管密集减持,同比下降8

浏览次数:107 时间:2019-11-04

图片 1

图片 2

9月11日,乾照光电及超频三分别披露了关于高级管理人员、股东及部分董事减持股份的进展。本次减持后,牛兴盛持股比例由0.083%降至0.079%;郑元新持股比例由0.069%降至0.063%。

乾照光电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2,956.20万元,同比下降8.91%;实现营业利润21,002.26万元,同比下降16.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998.57万元,同比下降14.52%。 乾照光电表示,报告期内,受到国内宏观大环境及中美贸易战的影响,LED行业整体增长有所放缓;同时因为各厂商芯片产能大规模 释放,供过于求导致芯片价格出现持续下滑,行业进入产业下行调整周期,至 2018 年底部分厂商稼动率不足甚至关停。在营收以及净利润双降的情况下,乾照光电高管纷纷减持。近日,乾照光电8位高管中,除了年薪最少的严希阔之外,其余7位高管均披露了减持公司股份,而其理由均是个人资金需求。在创始人卖掉股份退场之后,高管减持彰显信心不足,投资者对这样的乾照光电能有信心吗?

乾照光电公告显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蔡海防先生、张先成先生、刘兆先生、牛兴盛先生、刘文辉先生、郑元新先生、彭兴华先生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大宗交易等深圳证券交易所允许的交易方式减持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

8位高管7位减持

截止目前,本次减持计划时间过半,高级管理人员张先成先生、刘兆先生、刘文辉先生、彭兴华先生本次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截止2019年9月10日,高级管理人员蔡海防先生在预披露的减持计划期间未减持公司股份。截止2019年9月10日,高级管理人员牛兴盛先生、郑元新先生共减持75000股,占总股本的0.01%。

5月20日,乾照光电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蔡海防、张先成、刘兆、牛兴盛、刘文辉、郑元新、彭兴华出具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获悉前述人员计划拟以集中竞价方式、大宗交易等深圳证券交易所允许的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

8月26日,乾照光电(行情300102,诊股)近日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4.72亿元,同比下滑8.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98.0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96.01%;基本每股收益为0.007元,上年同期为0.1741元。

减持人员持有公司股份情况

据了解,2019年上半年度LED行业仍处于调整阶段,各公司生存盈利压力不断加大,在此情况下,公司始终坚守LED主业不动摇,各业务板块有序发展,符合公司战略规划。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7,159.11万元,实现营业利润917.51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07万元,同比降低96.01%。

据了解,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蔡海防、张先成、刘兆、牛兴盛、刘文辉、郑元新、彭兴华合计持有公司股份582万股,合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81%。本次拟减持的原因系个人资金需求,股份来源为蔡海防拟减持股份为个人二级市场买入股份及股权激励获授股份;张先成、刘兆、牛兴盛、刘文辉、郑元新、彭兴华拟减持股份为股权激励获授股份。

超频三公告称,持本公司股份16,580,791股的股东黄晓娴女士计划于2019年5月14日至2019年11月13日期间,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累计不超过4,759,618股。

减持人员名称、减持原因、拟减持股份数量及占总股本的比例

同时,持本公司股份3,778,600股的股东戴永祥先生计划于2019年07月24日至2020年01月23日期间,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累计不超过162,025股。

创始人退场

截至本公告日,黄晓娴女士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份总数累计达到1%且减持数量已过半,戴永祥先生股份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成。本次减持后,黄晓娴持股比例由7.3049%降至5.9673%;戴永祥持股比例由1.5878%将至1.5197%。

上市之后,乾照光电前三大核心创始股东邓电明、王维勇和王向武约定,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来共同行使对于公司的实际控制,成为外界所共称的乾照光电“三驾马车”。三人中两人以同等股权并列第一大股东,董事长和总经理甚至拿同样的薪酬,一派“共进退,肝胆相照”的气势。不过,乾照光电创始人三剑客中的王向武在2015年辞去了公司副总经理和董事职务,随后不断减持公司股份,成为第一位正式离开公司的人。也是在2015年同一年的年底,在乾照光电刚刚完成定向融资之后,“大哥”邓电明也选择了退出公司董事会,不在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兄弟的离场换来的不是经营的统一,而是更低的股价。

2016年10月,苦苦支撑的王维勇也辞去了董事长职务。2017年4月,王维勇辞去了乾照光电所有的职务,之后便开始慢慢减持离场,虽然持有的股份多,但是他减持的价格应该是远远低于他的两个“好兄弟”的。

2019年4月18日乾照光电发布公告,王维勇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将手中所持有的所有股票卖出。截至到2019年4月底,王维勇先生不再持有乾照光电股票。

至此,乾照光电创业“三兄弟”均放弃了自己曾经奋斗的公司。离开时候三位创始人是否留恋、是否回眸、是否眼含泪花。在常人来看,股价或许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其实它反应出的可能不单是投资人的情绪,可能也是一代创业人在情怀和利益之间的挣扎。

净利润下降 管理费用增长

2018年1——12月,乾照光电实现营业收入10.30亿元,同比下降8.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0亿元,同比下降14.52%。

乾照光电2011——2018年营收及净利润对比

同时,乾照光电发布2019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1——6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0至3700.00万,同比变动——100.00%至——70.00%。关于业绩变化原因,乾照光电表示表示,芯片市场价格下降,毛利率同比下降,此外,受南昌蓝绿芯片项目建设影响,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同比增加;南昌项目二季度投产初期成本较高,毛利较低;另外,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同比下降对净利润产生一定影响。

根据数据统计,乾照光电董事会7人当中,除了现董事长金张育年薪86.13万以外,其他六位董事年薪均是10万。乾照光电8名高管中,除了公司总经理蔡海防年薪74.28万以外,其余高管平均在50万左右,在业界均处于平均水平。如果非要说管理费用上升是导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的话,那应该是乾照光电监事会的3名成员了,其中监事会主席王梅芬年薪23.89万元,而监事陈凯轩年薪却超过了40万,对比拥有总市值超过3100亿的万科A监事年薪33.3万,就单凭这一点也足以让陈凯轩自己傲娇一会了。比监事会主席王梅芬、监事陈凯轩更牛的是乾照光电监事会职工监事蔡玉梅,其年薪居然高达53.89万元,瞬间碾压同为监事的这两位同事。

文章来源:OFweek半导体照明网

本文由金沙官网发布于金沙通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超频三高管密集减持,同比下降8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