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官网 > 金沙能源 > 风电股未宜淡_能谱网,本国力争八年内风电光伏

原标题:风电股未宜淡_能谱网,本国力争八年内风电光伏

浏览次数:145 时间:2019-12-19

内地媒体早前刊登关于2018年陆上风电上网电价谘询文件,电价建议降幅介乎8%至12%,风电股应声下泻。尽管多家证券行认为新电价对本地风电股盈利影响不大,相信最终降幅或会收窄,更可使行业健康发展。然而,分析员关注,文件提到企业日后或须通过竞价方式获取风电项目,对电价造成双重压力。再者,为达至与火电平价上网目标,今后风电电价无可避免要继续下调。

在环境治理越来越被看重的今天,风力与太阳能发电凭借其清洁、环保的特点得到大力推广,但成本与售价过高也成为了它们一直无法摆脱的痛点。1月5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在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到2020年,我国要努力实现风电、光伏平价上网的目标,让风电项目电价可与当地燃煤发电同平台竞争,光伏项目电价可与电网销售电价相当,要向行业传递出明确的信号,尽早使风电、光伏行业摆脱对政策补贴的依赖。

今次报道引用国家发改委《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的徵求意见稿》,涵盖范围光伏、垃圾、风力及生物质等新能源项目。陆上风力电价会按四类资源区调整每千瓦电价至0.41至0.55元不等,降幅介乎8%至12%,并于2018年生效。相比于光伏发电23%至31%降幅,风力电价压力显然较轻微。可是市场感到意外的是,内地去年12月份亦曾公布2018年的新电价,四类资源区电价介乎0.44元至0.58元。显然,今次电价较去年底公布的还要低。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解释称,平价是指在上网前,光伏和风电的电价能够与火电、水电的电价持平,而上网电价则是指电网购买发电企业的电力和电量时的价格。为了促进新能源行业发展,我国对光伏、风电等实行保障性收购,具体做法是由国家制定上网电价的范围,在此范围以内的部分,由省级电网结算购买,如果新能源发电企业成本居高不下,电价保持高位,超出上网电价范围的部分由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予以补贴。

调价行动陆续有来

2016年以来,我国的光伏上网电价保持在0.8-0.98元/度,直到当年9月,国家发改委表示,考虑到目前新能源产业技术不断进步,成本不断降低,因此计划降低保障性收购范围内的风电和光伏上网电价,将光伏上网电价下调至0.55-0.75元/度,降低最高达到31.2%,有助于缓解财政补贴压力。由于上网电价的下调意味着补贴削减,将导致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利润下降,当时,许多企业纷纷表态,希望国家发改委不要大幅降低补贴,并将缓冲期从1个月左右延长至半年。

对于这次电价调整,花旗与发改委官员接触后发表报告指出,今次调低上网电价可谓事出有因:首先可再生能源的补贴资金缺口不断扩大,赤字已达600亿元;其次,今年风力发电机组利用小时提升;第三,发电设备单位成本下降;第四,人民币贷款成本下降。

到当年12月,光伏、风电新一轮调价尘埃落定。在征求意见后,国家发改委公布,光伏上网电价最终下调至0.65-0.85元/度,降幅比征求意见时有所回升,风电上网电价则调整为0.4-0.57元/度。但是,尽管降价力度变小,光伏、风电企业长期依靠补贴生存的弊端也显露了出来。

无论如何,今次调价行动不会最后一次。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处长李鹏早前透露,风电成本需要在现在电价基础上再降20%到25%,这是硬任务,而过渡期可能只有5年,最多也不超过10年。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朱明则称,尽早实现风电平价上网,为的是使到风电成为主力电源。花旗认为,为要达至风力与煤电上网电价相同,风电补贴必定会减少。

当时业界就有观点称,光伏行业是一个“不靠补贴就赚不了钱的行业”。对于这一现象,林伯强表示,现在煤电价格大约保持在0.3-0.4元/度之间,相比之下,光伏和风电的成本和价格都十分高昂,确实不仅无法靠自身赚钱,也不能和煤电同平台竞争,“新能源确实更加环保,从长远来看有替代煤电的可能,但目前价格太高,一到供暖高峰期,企业还是会选择价格更加低廉、来源更加稳定的煤炭”。

有助遏非理性投资

对此,林伯强建议称,一方面要加强光伏、风电的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另一方面,未来应提升管网建设水平,也要大力发展分布式能源。

摩通称,风力电价其实一直下跌,因为风电企业已通过市场机制出售电力,同时个别电网公司向风电企业支付低于标准的上网电价。未来风力电价只会有跌无升,能够应付电价市场化大趋势的风电企业,长远而言会成为赢家。高盛有相同看法。高盛表示,任何风力电价调整都有助遏抑非理性投资行为,让发电过剩问题得纾缓,从而改善资产运用,提高项目盈利水平。

至于对整体行业的影响。花旗估算,在现有条件不变下,风电项目内部回报率会因为今次电价调整而减少2.3个百分点至10.7%。不过,该行又称,新建议2018年电价相较于去年底公布的相差6%,只要风电项目每年利用小时增加6.4%,或每兆瓦设备单位成本下降50万元,或利息成本减少1.5个百分点,便足以弥补新电价的影响。

瑞银认为,即使现时所有风电项目都需要执行新电价,只要风力限电情况有改善,都能够催化到企业盈利水平。因为每个项目每年利用小时能提高50小时,风电企业盈利便可以因而增加8%。瑞银续称,今次风力电价降幅远低于光伏电价,这在在反映国家对风电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谘询文件提及国家鼓励各地通过招标等市场竞争方式,确定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项目业主和补贴标准;通过市场竞争方式形成的价格不得高于国家规定的同类资源区上网电价。光伏电力企业早已开始竞标争取新项目,对风电行业则属于新事情。大摩指出,公开竞投风电项目将会导致企业竞争加剧,令到项目内部回报率受压。里昂亦称,公开竞投项目无疑对风电行业来说属于负面事件。

平价上网大势所趋

发改委近日先后约见业界听取意见,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政策研究部主管彭澎表示,新能源平价上网是大势所趋,但政策变化不宜太快,风力电价可考虑在去年底降价计划上,各资源区再降0.01元。瑞信指出,风电企业会反对今次电价建议,而以去年经验,最终落实电价会高于建议价格。交银国际相信,新电价会相较建议电价有所提高。

补充一点,谘询文件亦对非招标海上风电项目价格作出建议。2018年底前开始运作的近海风电项目上网电价为0.8元/千瓦时,潮间带风电项目电价为0.7元;该建议电价较目前执行电价降低0.05元。

本文由金沙官网发布于金沙能源,转载请注明出处:风电股未宜淡_能谱网,本国力争八年内风电光伏

关键词:

上一篇:湖南皖能公司

下一篇:电改开出第一张罚单,电力交易快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