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官网 > 金沙能源 > 通用电气积压的920亿低利益订单待管理,GE对财富

原标题:通用电气积压的920亿低利益订单待管理,GE对财富

浏览次数:107 时间:2019-11-04

图片 1

图片 2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CEO表示,设备部门在过去因追求市场占有率,以极低价击退竞争对手,获得的大量低利润订单,公司承压。

通用电气曾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2000年以近6000亿美元问鼎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如今,它深陷亏损,市值不及当年六分之一。日前,美国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GE对能源格局变化视而不见,仍然在天然气和火电等传统能源上大力下注,是造成其亏损的重要原因。IEEFA是美国的非盈利机构,主要就全球能源和环境方面的金融、经济问题进行研究和分析。

通用电气于2017年至2018年间,在削减成本方面遇到了困难,加上错误判断市场变化,共损失了2000亿美元的市值。由于之前的公司高管只追求市场份额,近年来得到大量的部门订单都是靠销售人员和收购的子公司获得,而且这些订单利润非常薄弱。公司要扭亏转盈,要看短期内能否复苏其核心电力业务。要实现这一逆转,公司CEO卡尔普必须处理积压的920亿美元低利润订单。

最近,GE的电力部门正在削减成本。过去几年,该公司管理层一系列的失误,导致了公司盈利及现金流紧缩,分红削减。

卡尔普解释,通用电气在2015年收购法国竞争对手阿尔斯通(Alstom SA)的电力业务时,附带了一些利润率很低项目。前几个季度,通用电气更为某些项目拨用了现金储备,以弥补预期不足。“当时高层都相信,得到这些订单,对通用电气和公司股东将是件好事。”但事实并非如此。

2015年至2018年,GE市值损失了约1930亿美元,相当于同期平均市值的四分之三。在很大程度上,这种价值损失是由于全球新火电建设市场的崩溃导致的——这种崩溃完全出乎GE的意料。

通用电气在2015年收购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工业交易,但因为交易拖延、向监管部门妥协了苛刻条件以及阿尔斯通资产状况不佳等原因,该交易起初并不顺利。去年,通用电气减低了220亿美元的账面价值。收购阿尔斯通,不仅扩大电力业务,也让通用电气除供应电力设备,也开始建设发电厂。分析师表示,发电厂业务比设备制造更复杂、时间跨度长及较难掌控成本开支。

现在,该公司的市值仅为870亿美元。相较于2000年近60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市值,GE的市值损失已超过5000亿美元。该公司市值的急剧下降发生在2016-2018年,这是由于它当时严重误判了《巴黎协议》后全球能源市场的转型加速形势。这一失误也迫使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提前退休。

电力业务是通用电气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业务。不过,该部门长期以来遭受管理欠佳、不良交易堆积,以及市场需求转型的冲击和侵蚀,业绩日益下滑。公司另外开了一个独立的可再生能源部门,为风力发电场和水电站销售涡轮机。

对火力发电前景过于看好

自去年10月上任CEO以来,卡尔普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电力业务上,希望确保销售人员不会为了销售轻易降价,以免继续堆积低利润订单。公司改变了薪酬制度,不再按销量发薪水,而是根据利润率向销售主管支薪。公司表示新制度正在奏效,但一两个季度就能彻底解决的问题。

在当时伊梅尔特的领导下,GE对火力发电持有乐观态度,尤其看好天然气发电需求。尽管可再生能源正在增长,但天然气被认为是平衡风能和太阳能间歇性发电的必要条件。天然气发电潜在的过剩产能,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截至2018年底,通用电气总共积压了3910亿美元的订单,这一数字在短短七年内几乎翻了一倍,其中包括数百个喷气发动机订单。电力部门积压920亿美元订单,在第四季度亏损8.72亿美元。

2015年,GE假设,未来十年发电量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这高于国际能源署同年预测的2%复合年增长率。GE电力部门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博尔兹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中预测,该部门的年销售额增长率可高达5%。电力部门曾是GE最大的营收来源。该部门主要为公用事业单位、独立发电商和许多工业应用建造、安装和维护天然气发电设备、火电厂和核电站等。

电力业务的订单堆积如山,但由于商业保密协议,订单具体内容无从得知。积压的订单包括设备订单和服务合同,其中有些合同长达10多年。只有在设备交付了或者服务完成,公司才会把积压的订单登记为收入。通用电气表示,已检视过积压的订单以评估成本和其他风险,当中包括1,000多份服务和设备合同。公司将继续检视未来的工作组合。

2016年,发电部门的利润为41.9亿美元,相当于GE整体利润的一半。随后两年,GE继续预测,全球以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为首的发电量每年将增长2%-3%,并表示,天然气仍然是“今天最经济的能源”。后来表明,这种预测是方向性错误的。

在电力市场经历多年来最严重的低迷时期之时,通用电气电力公司积存了太多未售出的设备库存。电力部门不仅没有好好利用其公司规模提高价格,只以极低价格碾压竞争对手赢得销售,争取到了市场份额却盈利不足。

不良决策:购买阿尔斯通

另外,GE还在会计手法上费功夫,以粉饰业务。在为已有客户升级设备时,顺道把该设备升级业务纳入了服务业务,重复计算。此外,GE还改变利润预期,以实现盈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司法部对通用电气在服务协议上的会计问题展开调查。

2014年第二季度,GE提出用130亿美元收购法国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该交易最终于2015年11月完成。这是GE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工业收购。它花了近两年时间获得了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部门批准。阿尔斯通的电力资产与GE的产品相互契合。该收购让GE拥有的燃煤发电厂的大型涡轮机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1500台。但GE内部有人士认为,该交易是不明智且不合时宜的。

分析师预计,通用电气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来处理积压的问题,电力部门要到2021年才能恢复盈利。本月,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将对通用电气的信用评级展望调降至负面,理由是该公司前景不佳,需要削减成本、改善项目完工情况以及解决质量问题。惠誉预计,通用电气未来两到三年的现金流将远远低于其他工业企业。

GE为收购阿尔斯通支付了巨额溢价,远远高于后者电力资产的账面价值,此次收购也是一次代价高昂的赌注,即GE选择了用燃煤和天然气发电走向未来。

GE收购阿尔斯通的理由存在一个假设下:发电厂愿意继续购买耗资数亿美元、使用寿命25年的新燃气轮机。并承诺签订多年合同,让GE为这些设备提供后续维修、保养服务,升级老化的燃气发电厂等。

这些假设很快被证明过于乐观。

“天然气发电将在长期内保持稳定……在短期内取得胜利。”这是通用电气向投资者传达的一个关键但有缺陷的信息,但即使在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演讲中,它也是如此表示。事实上,在2015年GE收购阿尔斯通时,这种认为天然气是发电关键燃料来源的观点,已经是一种过气的传统思维了。

燃气轮机需求锐减

由于收购了阿尔斯通,2016年市场对燃气轮机的需求减弱被掩盖了。收购完成后的2016年,GE电力部门的收入提高到近270亿美元,并有850亿美元的订单积压。2016年底,GE的首席财务官约翰·弗兰纳里在财报中指出,阿尔斯通整合后的“今年表现良好,总订单为100亿美元,积压了18%。”但2017年,全球对燃气轮机的需求意外下降了。GE错误地判断了燃气轮机销售的下降幅度,以及它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的利润、现金流等相关损失。

在2017年3月的投资者报告中,GE预测,2017-2026年的新电厂订单的年平均销售额可达约78GW。到2017年底,GE将该年的销售预测下调至40GW,降至20年来最低水平。相比2000-2015年平均销售量的68GW/年,降幅达约四成。随着燃气轮机销量的下降,电力部门其他业务的盈利能力也受到了压力。GE发电部门的核心技术,是制造成本高达数亿美元的尖端燃气轮机。

燃气轮机收入恶化加速

根据麦考伊电力公司报告的调查数据显示,自2002年以来,2018年是天然气涡轮行业最糟糕的一年。2018年全球对30MW以上燃气轮机的需求,相比2015年下降了50%。GE、三菱日立电力系统和西门子是燃气轮机行业里的最主要公司。它们开始通过降低利润来赢得业务。2018年,三菱日立主导了大型燃气轮机市场,销售占比为41%,GE和西门子分别为28%和25%。同时,GE在较新的先进燃气轮机方面落后于竞争对手。

2018年,GE的大型燃气轮机销售额较上年下降了60%,电力部门创下了8.08亿美元的亏损新高。对能源格局变化视而不见

回顾过去,燃气轮机的需求锐减,主要归咎于能源效率的提高和成本越来越低的替代能源。根据Lazard的数据,当2015年11月GE收购阿尔斯通结束时,每瓦风电成本已较2014年下降了约15%,太阳能成本下降了30%以上。

2018年,新能源平均成本持续下降,公用事业规模的光伏成本较上年同比下降约13%,陆上风电成本下降了约7%。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称,预计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将继续下降。能源效率也发挥了作用。过去十年,美国的电力需求基本持平,主要是由电力效率计划推动的。长期以来,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一直是电力市场的可靠代表。十年来,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与能源需求已完全脱钩。GE在天然气和煤电上的失败赌注,完美地说明了这一改变。

本文由金沙官网发布于金沙能源,转载请注明出处:通用电气积压的920亿低利益订单待管理,GE对财富

关键词:

上一篇:扩博智能与英国GEV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